篮球NBA

篮球
专注分享篮球|NBA新闻
篮球NBA-国内外篮球时事追踪报道,篮球明星,赛程,战报

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

更新时间:2022-01-15 07:10:00点击:

到1996年为止,NBA出过19位常规赛MVP,其中18位进了NBA50大。唯一遗失的是鲍勃·麦卡杜,1974-75季常规赛MVP。顺便,他还是1973-76连续三年得分王。
他那座常规赛MVP,确是实至名归:场均34.5分14.1篮板2.2助攻2.1封盖。
他压倒了考文斯、海耶斯、里克·巴里、天勾、阿奇巴尔德、哈夫利切克、昂塞德、弗雷泽、门罗,一水儿NBA50大。
又五年后,他29岁,成了底特律活塞的替补。从那年直到1986年退役,他只打过一场首发。
1970年代的MVP,到1980年代变替补,天上人间。

麦卡杜是个超前于时代的长人。
在他之前,大个子们还在篮下拼分。偶尔出禁区转转兼职,例如张伯伦的底线擦板、威利斯·里德的45度角跳投。1960年代时,鲍勃·佩蒂喜欢在两翼禁区线腰位中投,但射程依然不长。
麦卡杜是个另类:他有206公分的身高,顶尖运动能力,一身野兽体格,外加一手美女肌肤般丝滑的跳投。中投、速度、身高、近筐手感一结合,他摆脱了传统内线张手要球的束缚,成为史上最早溜达到外围面筐进攻的中锋。
在他之后二十年,海军上将靠中投+面筐试探步横扫天下,波什仗着底线跳投和投篮假动作连突破都能全明星,何况他在1970年代?他就像是个提前三十年出现了的斯塔德迈尔。至少在1975年,比尔·拉塞尔总结:
“麦卡杜就是这时代最好的得分手。”

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1)

但是……
1970年代,麦卡杜的人生关键词:得分王+MVP+一轮游。他有两枚戒指,是在湖人当替补混到的。他快速、能跳投、才华横溢,适合帕特·莱利的趣味,但老也上不了首发。1982-83季,他做替补场均15分5篮板,可莱利还是让场均7分的兰比斯(先前森林狼主帅)打首发大前锋。
欲知他的悲剧核心,只需看1976年东部季后赛。

那年夏天,麦卡杜职业生涯仅有的一次,带着布法罗勇者队杀过首轮,次轮对阵凯尔特人。那个系列赛,才华锦绣的麦卡杜VS勤杂蓝领戴夫·考文斯。
每场比赛开始,麦卡杜总在他喜爱的禁区左侧要位,然后在比他矮、比他瘦、比他慢的考文斯头顶跳投。考文斯只是瞪着他那双吸血鬼眼睛,用肘、膝、前臂、手掌持续的扛麦卡杜。到第一节中段,麦卡杜的要位范围会远到禁区外一米。
而到了第四节,麦卡杜就会跑到三分线距离去拿球了。
简单来说,考文斯所做的——防守、碰撞、对抗——麦卡杜都不喜欢。如是,他的比赛和他的职业生涯一样:烂漫开始,渐趋软弱,最后消沉。
本来,面筐跳投的大个子都会经历这种命运:早到佩蒂,晚到大卫·罗宾逊,都是在常规赛随心所欲阳春白雪,到季后赛遭遇血肉横飞的搏杀就受了拘束。
但上将至少肯防守,德克在生涯后期练出了强硬背身,每个长人都自有办法。可是麦卡杜的打法,却是遇到抵抗便变软:他没有罗宾逊的防守投入度和德克的大心脏。因此,他最好的团队战绩,都是在湖人打替补获得,似乎那才是他适合的角色。
他的人生,就像本地道的反面励志教材:除了天赋之外,篮球还依赖许多骨、血和灵魂的东西。或者直白一点:
内线不能忘了自己的本色,在优雅地投篮之前,得尽量硬一点,狠一点,多把屁股多往篮下去呀!

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2)原文标题:克雷·汤普森的随机性:在你了解他之后,就不可能不爱他 / The randomness of Klay Thompson: ‘It’s impossible to know him and not love him’发布时间:美国时间2021年8月23日发布媒体:the Athletic文章作者:杰森·詹克斯文章译者:戴高乐
原文链接:见阅读原文

让我们开诚布公吧,上赛季的NBA格外想念一个人,他就是克雷·汤普森。所以The Athletic找来了多位汤普森的队友、前队友以及教练,请他们一起来描述一下一个完整却不为人知的汤普森。

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3)麦特·巴恩斯(前队友):有一次我们刚刚赢下了西部冠军,球队中的每个人都享受其中,大家都在聊天、吃东西或者喝东西。但克雷当时正跟两个9岁的孩子在他的更衣柜前玩,他在教两个孩子如何折纸飞机,然后他们几个就把纸飞机都丢出去,看它们在更衣室里飞。加雷特·杰克(前队友):只有克雷能做这样的事情,也只有克雷会做。斯蒂夫·科尔(主教练):当我刚刚接手球队,成为主教练之后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每个球员打个***。而我给克雷打过去的时候,他没有接。所以我又给鲍勃(球队经理迈尔斯)打了一个,我跟他说:“鲍勃,我真的有点担心克雷,或许他因为换教练这件事而感到生气了,他都没有给我打回来。”鲍勃听到之后就开始笑,然后说:“欢迎来到克雷的世界。”马利斯·斯贝茨(前队友):有一次我们去了另外一座城市,克雷就直接从球队大巴上下车,然后去了CVS药房还有Walgreens药店买东西,要知道当时外面差不多有上千人。巴恩斯:这就是克雷身上蕴藏的随机性。拉奇兰·潘福德(运动表现主管):克雷脑子里想得最多的事情,可能就是打篮球,以及跟他的狗一起玩。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4)斯贝茨:他聊起来自己的狗真的是会滔滔不绝,另外一个类似的话题就是关于去巴哈马玩的事情。杰里·德乔治里奥(助理教练):如果你了解他,你就不可能不爱他。费斯图斯·埃泽利(前队友):因为克雷就是非常非常的纯粹。巴恩斯:克雷就是他自己,他就好像是国家宝藏一般。詹姆斯·麦卡度(前队友):肖恩·利文斯顿经常会对他说一句话,那就是:“永远不要改变,克雷。”杰克:我们有一次在亚特兰大,大伙儿商量着去个夜店玩会。大家都到了,于是就给克雷发短信,他回复说:“你们大伙儿都在哪儿呢?”我回复了他位置,他说:“酷,我马上就去找你们。”等一会克雷来了,我就问他:“哟,兄弟,你怎么过来的?”他回答说:“我本来在一个酒吧外面,有路人就问我要去哪儿,我说了之后,发现他们正好也要来这里。所以,我就跟他们一起打车来了,大家还平分了车费。”我很好奇,问他:“都是什么人呀?”他指着另外一边一对已婚的中年夫妇说,“就是那边那一对。”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5)斯贝茨:有一次我们在迈阿密,吃过晚饭之后,大家就分别各自回酒店了,克雷也回自己的房间了,没一会儿他走出来,整个眼眶都淤青了。我们都问:“克雷,发生什么事情了,我们这才回酒店没一会,你怎么弄成这样了?”我记得我当时就盯着他,跟他说:“克雷,是不是有人打你?”他回答说:“不是,我就是被房间里的梳妆台绊倒了,然后头撞在上面了。”埃泽利:他永远不会改变,不管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。迈克·布朗(助理教练):有一次在圣迭戈打季前赛,我认识那边一家名叫“Ramp”的餐馆的经理。当时我跟克雷聊天,他就问我:“迈克,你知不知道哪里适合我把自己的船停泊进去?”我回答说:“当然,Ramp就可以,我认识那里的经理。”他就问我能不能帮他联系一下,我就答应了下来,但不知道被什么事情暂时耽搁了。本杰明·基尔勒(Ramp餐厅经理):我就看见克雷在餐厅附近晃荡,他长得那么高,身体又很健壮,所以非常显眼。我们就上去问他:“你是克雷吗?”他就回答说:“没错,我就是。我如果想要获得一个停船的位置,应该找谁沟通一下?如果我可以把船停在这里,那我去打比赛就方便多了。”迈克·布朗:就在克雷跟我聊过之后的第二堂训练课,他就找到我,跟我说:“嘿,迈克,谢谢你。”我有点懵,说:“谢我什么?”他回答说:“谢谢你帮我找停船的地方。”我还没问呢,他就已经把船停过去了。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6)克里斯·德马尔科(助理教练):有一次去纽约打客场,我们结束训练后,从训练馆回酒店,打算回房间打个盹儿。但克雷想在附近逛逛,找点吃的。我们就一起去吃了午饭,然后再回酒店。就在回去的路上,一位记者拦住了我们,问我们能不能就路边施工的脚手架问题做个采访。我挡在他和克雷中间说:“不行,我们并不是住在这里的人。”结果我就听见克雷说:“没问题。”凯文·卢尼(队友):克雷随后就接受了采访,就好像他是住在当地的市民一样。德马尔科:他就找个地方一坐,然后就那个话题给出了非常有思想性的回答。大卫·韦斯特(前队友):结果那天,克雷错过了赛前的投篮热身训练,但还是在比赛中拿了60分。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7)麦卡杜:我记得他缺席训练是因为睡过头了。韦斯特:那天在比赛前,他加起来说的话不超过5个字,然后就是在场上疯狂的发挥,而且他几乎不运球。他好像一共运球14次,拿下了60分。德乔治里奥:整场比赛球在他手里的时间不超过90秒,光是想想就觉得很疯狂。韦斯特:真是我见过最疯狂的场面了,他整场比赛都是接球就直接出手投篮,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移动。麦卡度:就是这样的时刻,会让人想起肖恩的那句话:“永远不要改变自己,克雷。”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8)潘福德:除了篮球和他的狗,基本上别的事情他就完全不关心了。
埃泽利:克雷和罗科,哇哦。我被球队选中之后,我就开始经常跟克雷一起玩。就是在那个时候,克雷开始养罗科了。他真的是想要跟他的狗一直待在一起,反而不怎么想跟其他人一起玩。很多时候我问他:“你在干嘛呢?”他都会回答说:“跟罗科一起玩呢。”在我知道罗科是一只狗之前,我一直以为它是一个人。后来我才发现,那感觉就好像: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德乔治里奥:克雷跟球队第一次续约谈判的时候,就在谈判进行中,克雷突然要走。他说:“各位,我现在必须得回家一趟,我得回去喂一下我的狗。”卢尼:有一年我们正在打季后赛,好像是西部决赛的某一场比赛,罗科就走进了我们的更衣室里。当时大家刚打完比赛,都在洗澡,罗科就在更衣室里来回溜达。麦卡度:看见罗科出现在训练馆里,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。卢尼:我记得当时我就说:“我们居然会让狗进到球队的更衣室里,还到处走动,甚至都可以进淋浴间。现在可以打季后赛了。”瓦莱乔当时就回答我说:“嘿,在NBA其他地方,这种情况绝不会发生。只有克雷能做这种事。”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9)查尔斯·詹金斯(前队友):有一次我们在他家里玩游戏和听音乐,然后他突然停下来,来了一个空气投篮。还有一次我们在一家夜店的外面,好像是在等谁,他也是突然就做了一个投篮的动作。德乔治里奥:在他新秀赛季的某一场比赛,克雷出手了很多的三分球,而那可是蒙塔·埃利斯最喜欢的进攻方式。所以在一个暂停期间,我记得蒙塔·埃利斯就对着还是菜鸟的克雷说:“你出手太多了,传球啊,你不过就是个菜鸟。”我记得在整个过程中,克雷都没有丝毫躲闪,也没有动摇。暂停结束之后第一个回合,球到了克雷手里,他抬手就是一个三分,并且投进了。我当时就想:“这孩子真是个冷血杀手。”埃泽利:我记得有一场比赛,我们在最后15秒时领先3分,球到了克雷手里。在那种情况下,你就抱住球就行了,对吧。结果克雷一接到球,立马就是一个投篮出手。我不记得他投进还是没投进,但我记得那个球之后德雷蒙德·格林跟他说:“哟,你刚才干什么呢?为什么你要投篮?”克雷回答说:“兄弟,老板付我钱就是让我投篮的。”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10)埃泽利:还是那个赛季,在开季前10场比赛里,克雷打得很挣扎,投篮怎么投都不进。有一场比赛他投得实在太差了,他自己也非常生气,然后在比赛结束之后,他就直接离开了球馆。
杰克:我通常是最后一个离开更衣室的球员,但是在我走的时候,我看见克雷的衣服还挂在他的更衣柜里。然后第二天,在我来到球馆之后,我跟球队负责球员装备的小哥聊了一下,他告诉我说:“你肯定不会相信,你记得昨天你问克雷去哪儿了,还有他衣服的问题吗?结果是克雷太生气了,他就直接穿着比赛的球衣开车回家了。”埃泽利:不仅是球衣,他穿着全套比赛的装备。杰克:提醒你们一下,那还是刚进联盟不久的克雷,当时他还没住进现在的大房子里,身边还有很多邻居。我记得我问过一个跟他住一起的人,他说他记得那天:“兄弟,克雷就穿着他的比赛球衣、比赛短裤和比赛球鞋走进了电梯里。”乔·博伊兰(助理教练):我记得自己当时很欣慰,我很高兴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如此认真。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11)麦卡度:如果我们队里有从其他球队来的球员,克雷经常会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他们不想要你了!”然后每个人都因此而哈哈大笑。
迈克·布朗:比如我们去打骑士,他就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跟我说:“他们不想要你了,迈克B”科尔:他知道我们队里每一个人跟其他球队的联系。有一次我们去丹佛打客场,大家在一起刚刚看完球探报告,克雷就来了一句:“他们不想要你了,迈克·布朗。”迈克的确在90年代的时候,曾在掘金当时的教练伯尔尼·比克斯塔夫手下做过录像剪辑师。迈克先是一愣,然后说:“等会儿,你怎么知道这些历史的?”我觉得他真私底下下过苦功。埃泽利:有那么一段时间,他真的研究了很长时间的国际贸易历史,所以那段时间跟他聊天的时候,他可能就会说:“哦,没错,当时的日本和德国的确如此。”然后,他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历史,而我就愣在那里,跟他说:“伙计,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?”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12)德乔治里奥:“克雷让人感觉美妙的地方就在于:他非常理解自己喜欢的东西,他非常明白自己是个怎样的人,而且他不会动摇。”科尔:对于他身边的人、球队以及世界,他真的非常非常珍惜。埃泽利:这就是克雷,从来没有改变。

如果违背了这一点,饶是你MVP+得分王+超前于时代的技巧,依然会在通向伟大的路上,半途而废。

得分王+MVP,却没有进NBA50大的,只有一个人克莱将影响下赛季的整个NBA,那整个NBA是如何看待他的?(图13)